2019-03-20, 周三
很长一段时间,我活在恐惧和担忧中。
和大多数人一样,临近毕业,开始考虑以后的路该怎么走。被迫独立并不只是一种简单的无奈,这其中还掺杂了很多复杂的情感。恐慌、悲伤、后悔……一点点看清现实。
我不止一次怀疑自己患有抑郁症,总是有来由的或是没来由的,就陷入了压抑,随之而来的是泪腺崩溃,以往要酝酿很久的眼泪,现在随时可以掉下来,甚至控制不住停下。于是有了第一次哭到脸麻,双眼肿痛的感觉一天之后才消失,镜子里似乎是另一个人。
因为有太多无法说出口的事了。
我没什么本事,甚至不能独立生活,对常人来说很轻松的事我好像很难办到。我该怎么挣钱,才能满足有满意的房子供我们居住,养得起她挑剔的胃,和可以看一整天电视的慵懒。现在太难实现了,她不会等我很久。

2019-04-23, 周二
你看不到的事情有很多。我不敢告诉你,但又希望你知道。可那样你又会觉得我矫情。
有个想法一直在我心里偷偷的生根发芽,从控制不住情绪时真正开始察觉。你一定觉得奇怪吧,但一直都不以为意。可能你连我在说什么都没有看懂,这也是我真正难过的地方。
我们不一样的地方很多,所以话题很少,我不求能与你处处相似,两个想法更能让生活有点意思,所以能够在一起我就很心满意足,实际上这是我现在唯一的愿望,并非是有其他很多想做的事。
但真正令我难过的,是我只能自己面对压抑。曾经希望过你可以是救我的人,但得到的反馈是连我自己都觉得这是在无病呻吟。我找不到有效的方法,只能慢慢遗忘。后果就是,它会长大。即使我的情绪已经不被自己所控制了。哪怕带着痛苦,也想要认真寻求每一个答案。
困了。

2019/05/02 01:16, 周四
我现在变得敏感,总是怕你不理我,会刻意看你有没有做了别的事。脑子常常是空白的,像是不能转动了,变得迟钝,记不起来事,也很难长时间集中注意力做什么。看到你消息要缓一下再回,想着说什么能让你继续接话,大多数时候是愣了半天,明明想说些什么,却只说出了个嗯字,这之后通常就没了下文。觉得委屈泪意就会涌上来,会下意识用屏蔽呼吸来抑制,喘不上气后反应过来,张嘴大吸一口气再接着憋。浑身提不起劲,但不是吃的少没劲,而是活动量太少力气过剩了。本来我都要回到正常作息时间了,但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就是不想闭上,就看点什么,拖到凌晨才睡去……
我心里一直都闷闷的,不轻松,已经很久了,想积极也积极不起来,想解决这些问题而力不从心,总要靠做些小动作来缓解内心不安。我这样子很难受,但不敢说,在他人看来这些都是小事而已,称不上很严重吧,我不想搞得自己很矫情。并非在怪你,我一直都怪我自己自作自受,你在生我的气,不愿理我,说这些会让你更讨厌我吧,我不想告诉你这些的,却又很想你知道。

2019/05/24 00:13, 周五
老师教过那么多文体,却没教过遗书该怎么写。其实对大多数人而言,也根本不需要写遗书。
那些写遗书的,多半是分配遗产。但我有什么呢,不光一无所有,还负债累累。欠父母的养育之恩,这辈子都还不清了,再加上欠朋友和爱人的,更没有什么可以偿还。想来也是,我连命都不是自己的,尽管如此,我还是擅自了结了它。
不过我现在在写的时候,由于困,心情稍微有点平静了。

2019/05/27 16:00, 周一
这是第二次删联系方式了,当初答应以后不删了并没有什么用。以前看到一句话,大概意思是,承诺这种东西只能说明在当时彼此真诚过。你现在很累吧,不想等了,想在一起生活,所以不开心给我看,再严重的话就是不想继续下去了。我不想放弃,我希望这只是暂时的,但我知道相比于我,你更想要好的生活,而我现在没有能力给。如果你想分开,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。但是即使是暂时的,我也不能就安下心来高枕无忧,过去的几个月让我越来越明白一些事情。